博客网 >

幸福在哪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幸福在哪里?朋友啊告诉你,她不在月光下,也不在温室里……”李凭站在摊点前,低着头,希图用哼哼的小调来掩饰内心的慌张。看着许多脚步从自己的眼皮下走过来,走过去,似乎并没有人在意他。李凭镇定了一下内心,偷偷扫了一眼从摊点前经过的人群,发现似乎。于是,他又掩饰着顺势望了望天空。一轮明月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李凭并不知道其实这轮明月也有他的一份。或许,在他的内心,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眼前的生计。是的,倘若如此,那这样美好的夜晚似乎就无李凭无关了。
  但是李凭与这样的月夜怎么会无关呢?他是刻意选的这样一个晴朗的夜晚出来练摊的,半个小时前,李凭瞪着三轮车从家门出来的时候,一直担心着要是遇到熟人怎么办?尤其是以前的那帮弟兄。好在这样晴朗的夜色倒也可人,中和了不少李凭无谓的担忧。
  不是吗?此刻,李凭站在夜市中,俨然一副老板,并没有人认出他。自第一个女孩来他的摊上买了两个烤红薯后,李凭便放松了许多。有了第一笔开张,后面的顾客三三两两的到来,他们让李凭感到温暖与惬意,但是这些顾客并未觉察眼前这位老板内心的波澜。
  是的,这些来夜市闲逛的顾客怎么会知道眼前这位老板的内心呢?怎么会知道一个月前他还是劳改人员呢?又有顾客来买烤红薯了,李凭的动作越发自然起来。开张了一个多小时,李凭在心了毛了毛利,差不多也能挣个十来块钱了吧!这样一盘算,李凭开始春风起来,他的嘴里又开始哼哼了——“幸福在哪里?朋友啊告诉你,她不在月光下,也不在温室里……”
  幸福在哪里呢?为了所谓的幸福,有人勤劳一生,有人秋霜满头,更有甚者去偷盗抢劫。李凭在卖烤红薯之前,就是惯偷,手气不顺的时候,还会干点抢劫的勾当。为此,李凭被逮捕后,判了三年,十余天前刚被放出来。
  在刑满释放的那一瞬间,监牢外那瞬息万变的世界让李凭感到无所适从,徘徊在离家不远的巷口,李凭不知道自己那所谓的家还在不在。是居委会的王大妈先发现了自己,李凭被拉进传达室里,一屋子的街坊。李凭当时很羞怯,他怕街坊们异样的目光。一杯水递过来,街坊们便问起了李凭的景况,有什么打算啊?关于未来,李凭很迷茫,他低着头说,像我这样的人还能有什么打算?先养活自己呗!
  当李凭随王大妈迈进自己的门时,他感到异常亲切,亲切的家,亲切的街坊。大伙似乎并没有因他是刑满释放人员而对他青白眼。站在客厅,王大妈似乎又接上了刚才在传达室的话茬,问李凭,你打算怎么养活自己呢?阿江想想自己一无手艺,二无知识,挠挠了头说,我也不知道。王大妈说,在小区北面不是有夜市吗?要不你先在那练练摊子,待会随我下楼去我家,我给你点生活费与做生意的老本。
  经过半个月的心理准备,李凭终于在今晚把自己的摊子摆上了夜市。想象着这一月来街坊们对自己的照顾,加之第一次练摊的顺利,李凭丝毫感觉不到时节已经深秋了。或许,在他心里正春天一片呢!
  小时候,李凭的父母离异,自己判给了父亲。后来父亲在出差的路上出车祸死亡,李凭便开始与奶奶相依为命。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与管教。李凭从初中开始便整天逃学,辍学后,为了生活又从身边那帮兄弟身上沾染上了扒窃的毛病……
  暂时没有顾客,李凭把手伸到炉子旁。他在想,要是奶奶还活着多好啊!老人家就在自己即将出狱的半年前,离开了这个世界——又有生意了,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递上红薯,收了钱。李凭开始对着女孩子远去的背影发呆,三年前,自己就是在抢劫一名女大学生的时候被抓了现场的,同时被抓的还有自己另外的一名同伙。
  李凭感觉眼前又有顾客来了,于是他把目光从女孩子的背影中收了回来,眼前站着的竟然是自己以前扒窃团伙的一名兄弟,李凭挺为难的,他迅速低下头,接着又慢慢抬起头来,讪笑着。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兄弟是否还干老本行,倘若是的话,李凭甚至想劝对方早点收手,毕竟像自己这样做点小生意倒也安稳。是对方先打破了尴尬,给我来一个吧!李凭挑了个红薯放在对方手里说,你,你最近在做什么?对方一指不远处的一家超市说,以后可以到那里找我,我在那里做保安。接着,对方又随意挑了两个红薯,扔下十元钱说,我下班了,给孩子带两个。
  李凭知道自己的兄弟在照顾自己的生意,看着对方连零钱都没要,他的眼睛有点潮湿。为了掩饰自己的激动,李凭又顺势假装望了望天空,他看到一轮明月朦朦胧胧地挂在天上。
  端起钱箱,李凭的手在里面捞了捞,心里又毛了毛利,感觉心情舒服了不少。路上的行人比刚开始的时候稀疏了一些,没有人来买他的红薯,李凭把手伸在炉子旁烤了烤,又缩回来搓了搓。嘴里又开始哼起了小调——“幸福在哪里?朋友啊告诉你,她不在月光下,也不在温室里……”
  空气了弥漫着红薯的香味,炉子暖融融的,李凭甚至有打盹的冲动。突然,夜市上的人群骚动起来,商贩们竞相收拾起自己的摊子,有背着的,有推着的,开始连带着自己的摊点往黑暗的巷口里钻。
  瞬间,马路旁只剩下急匆匆的行人与李凭的一个摊点了,李凭甚至想随意拽个人问问是怎么会事。但是还没来得及问,就从一辆卡车上冲下来几个穿制服的男人,边高声呵责他,边动手搬他烤红薯的炉子。其中一个男子可能是被炉子烫到了手,他骂了一声后,甩起来就给了李凭一记老拳。李凭夹杂在混乱的骚动中连声问,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看着李凭被打了一拳,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起哄,城管打人了!城管打人了!李凭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如何是好,他小心翼翼地上前与对方交涉。递上烟,李凭哈着腰向对方说,您看我就指着这些东西过日子的,要是您把它搬走了,我这日子……。他妈的少罗嗦,老子不问,总之这里就是他妈的不让摆摊!被粗暴的打断了话,李凭有点生气,但是他忍了下来。
  递烟与企求丝毫无法阻止对方将自己的东西搬走,李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三轮车与炉子被对方搬上卡车,烤熟的红薯洒了一地,被围观的行人一踩,香味扑鼻。李凭心疼极了,有几个热心人帮他把未踩烂的捡在手里。卡车轰隆隆的发动着,最后上车的家伙,扔下一句话,想要东西,明天带两百块钱到行政执法局领!
  看着卡车一阵风地小时在视线中,李凭在内心狠狠地骂了句自己,真他妈窝囊!是的,要是换到三年前的李凭,只有欺负人的份,怎么会有人敢随意动自己一根毫毛呢!?刚才自己竟然眼睁睁地看自己自己养家的家什被别人搬走而敢怒不敢言,真他妈窝囊!
  围观的人也三三两两的散了,那几个热心人把手里的红薯放到了李凭盛钱的饼干盒中,也走开了。李凭怔在抱着饼干盒,怔在原地,看着行人在自己身边越来越稀疏,李凭也开始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阵风吹来,李凭感到异常地冷。打了个喷嚏后,李凭无意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明晃晃的月亮已经掩到云层后面去了。
  躺在床上,李凭为自己刮刮新的三轮车与炉子感到心疼,那帮家伙粗手毛脚的把自己的东西胡乱搬上卡车,也不知道弄坏了没有?李凭悉悉索索地掏出了香烟,黑暗中,一个红点一闪一闪的……
  半夜醒来,李凭有点饿,他从饼干盒中拿出一个红薯,就着开茶吃了下去。睡不着,李凭感到眼角隐隐作痛,他知道应该是受了城管的那一记拳头的后果。“想要东西,明天带两百块钱到行政执法局领取!”李凭耳边又响起城管执法人员最后的那句交代。但是让自己到哪里去找这两百块钱呢?况且,领回了东西,又让自己到哪里去摆摊呢?“他妈的少罗嗦,老子不问,总之这里就是他妈的不让摆摊!”从刚才那位执法人员的口气判断,今晚的那个夜市显然是摆不成了。而且要是换到别的地方再被没收了,是不是还要自己交两百元的赎金?……李凭带着一肚子疑问,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李凭呆在屋里没有出门,依赖剩下的那几个烤红薯对付了三餐。第三天,李凭想出去,但是不知道哪里才是自己去的地方,于是他下楼买了包香烟,又转了回来。第四天……第五天……天越来越冷了,李凭的也越来越为自己的生计发愁了。甚至每天他只能吃一顿饭。没办法,李凭只得怀揣最后的希望出去找工作。结果,转悠了好几天,一无所获,对方不是嫌他没手艺,就是嫌他没文凭。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凭,是在小区商店里买报纸的时候。当时,他衣衫不整,掏出一把硬币买了一包红杉树就走了。后来再也没有见到他,据说,他到了另一个城市又干起了扒窃的老本行,如今这社会谣言满天飞,谁晓得是不是真的呢?
                 
                 
<< 去“土大力”邂逅范冰冰的地下情人 / 徐州现代文学社团一瞥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