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正猫着身子,蹲在一堆旧书前淘宝——是网医打来的电话,两天前我们之间曾相约就《幸福》杂志专栏的事宜面谈一下。于是,我一手捧着《呼兰河传》、《歌德传》、《奇婚记》等一大摞书,一手接通了他的电话。他要我在原地等他,于是我又随意钻进一家书店,随意地翻看几册1978年的《延安画报》……
  夜色很快就从四周围住了这个城市,有鸟儿隐隐约约地在城市上空的飞翔。不一会儿,就听到网医的叫声,满袖,满袖,一扭头,看到他与无尘正穿行在马路中间。
  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们三人又一道钻进了另外一家书店。在这里,我们三人统共买了一本《胡适——新派传统的北大教授》。
  徐州这个城市很懒散,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华灯初上的户部山,较之一旁的建国路,行人稀疏得很。我们夹杂在稀疏的人群中,去“土大力”(Tudari)赴一场预约。
  预约的主人,是“土大力”的沈清经理。此前,曾在“维京酒吧”有缘一面。热情,精干,一进门她就将我们让到一面临窗的餐桌前。点头、微笑,必要的熟络后,我边听在座诸位的笑谈,边悄然地看着窗外行人,走过来,走过去。
  品尝着各式韩国风味的菜肴,胃口一下子就吊了上来。服务员每上一道菜或撤一次空盘子,都很周到地说一声“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有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用韩语在“土大力”(Tudari)说这句服务用语的话,应该很好玩。
  “飘飘菲儿”是半途到来的,起初我以为是沈经理约请的另外的朋友,后来才知道对方也是“土大力”(Tudari)的经理。当一个女孩子气质不佳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试着夸她漂亮。而当一个女孩子气质若娴时,我们不妨称赞她雅致。对,“飘飘菲儿”就是这种雅致的女孩子。
  把酒言欢,不把酒也言欢。席间,无意中谈起了隔壁“E酒吧”的老板金牛,随后便顺理成章地谈到了他与范冰冰之间的绯闻。说实在的,金牛长得确实比较招女孩子喜欢,然而在之前的交往中我对他与范冰冰的地下恋情却毫不知晓。
  此时,我有足够的理由去发呆。五个人围绕着餐桌,其他人在耳语,我透过窗子,看外面的霓虹灯下的三分夜色。通过玻璃的反光,看我们五个人的影子。假如金牛拉着范冰冰的手去自己的酒吧,或者两个人十指紧扣地来“土大力”吃韩国料理的话,那么他们将会被我首先从窗子里看见。这个时候,我就会站起身来,对一脸幸福的金牛说:“你小子行啊!”顺便再对他臂弯里的范冰冰深情地说一声——“안녕하세요”(安宁哈塞幼)。
                 
                 

<< 别人得书我得趣 / 幸福在哪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