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别人得书我得趣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自打高二迷上藏书以来,历经七八年搜罗,鄙人的藏书不多不少,约莫两千余册许。当初,藏书全然是为了读的,而现在所藏之书一分为三,或读,或藏,余者则作资料之用。刚开始的时候,遇书则买,藏书杂——乱——无章。大约在大一时,自己方才转到“新诗”与“新月派”两个专题的收藏中来。如今,许多新书的价格热如七月,而其中的好书又稀如七月雪。因而自己的买书渠道也逐渐由当初的逛书店、访地摊,派生到了网络上,结缘于数月前的“孔夫子旧书网”即为鄙人常去的淘书之肆。
  在“孔夫子旧书网”,鄙人顺利“网罗”到了数十册与诗人徐志摩相关的书籍,为自己手头正在创作的诗人传记新添了不少有益资料。随着自己对“孔夫子”的熟知与信任,偶尔也会竞价一把网上正在拍卖的图书。掺和过拍卖的人都能理解的一种痛楚就是,由于钱包荒惑而眼睁睁地看着心仪已久的图书与自己失之交臂。
  在以往掺和过的竞拍中,自己就错失了不少心仪已久的图书。诸如民国二十年新月书店初版的徐志摩的《猛虎集》,该书由闻一多设计封面,书品足可观。再如徐志摩参与校勘的民国二十一年静得楼初印刻本《海昌胜迹志》,当时自己出价至六百,最后竟然一路往三千的价位发展去了,自己只得放弃。
  钱丰裕者参拍,斗勇,钱不足者参拍,斗智。在每次参拍之前,我都会预先给自己一个心理价位,一旦超过,便即刻放弃。如此一来,得不到自己心仪之书,也便释然了。就拿《海昌胜迹志》来言,虽然最终没有入囊,但是参与其中的乐趣,倒也洋溢心头。
  当然,在网上参与拍卖的乐趣不唯如此,有的时候单看一些卖主在网上发布拍卖信息时产生的“白字”,便可得一乐。依然从自己钟爱的徐志摩说起,两个月前,曾见一卖主在网上拍卖新月书店1933年6版的《自摸的诗》,专事新诗收藏的我,冲着“诗”字,免不了多加几分注意。谁知点开拍卖一看,原来是卖主在发布信息时将《志摩的诗》打成了《自摸的诗》。要是单看拍卖主题,还以为是在贩卖奇技淫巧一类的书呢!
  乐趣不单来自卖家的粗心,有时亦来自卖家的“懒散”。在发布拍卖信息时,一些卖主遇到自己不认识的字,又懒得查资料,便随意找个音近或形近的别字来代替。于是,我们便有机会在拍卖中见到《说剧》的作者由董每戡变成了“董每勘”与“董每戳”,当代著名金陵山水画家钱松喦变成了“钱松癌”……看着粒粒“白字”,哑然之情悠然于心。
  假如说类似于上面的这些“白字”尚且能一眼分明的话,那么多个“白字”连发的情况往往会迷糊得诸网友云里雾里了。出现这种情况,你单看拍卖主题是不知晓卖家到底在上拍何物的。前几日,我看到一卖家正在拍卖“1981年重印的4卷大开本线装书《牛顿诗集》”,心地疑惑顿生,牛顿也写诗?专事诗歌收藏的我怎么闻所未闻?一看卖方标价才35元,以为自己能拣个漏呢!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在拍卖封面略显漶漫的《半邨诗集》。
                 
<< 把生命精确到秒 / 去“土大力”邂逅范冰冰的地下情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