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方言之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个人拥有自己的方言,恰如拥有自己的故乡一样,与生俱来。当其离开故乡时,无形中挟带的方言便会成为辨别其游子的身份的重要特征之一。倘若,在异乡的街头,有熟悉的乡音响起,那种他乡遇老乡的激动,着实是不可名状的。但是异乡那些不解的方言词汇,却也常常成为我们乡愁的诞生之源,甚至还会成为游子融入异乡的障碍。
  来徐州五年有余,习惯了风土,熟络了人情,却怎么也无法拥有一副“徐州舌头”。平时,只待自己一张口,身边的那些刚认识的朋友就说:“满袖,你不是徐州人?”进而,对方便会猜测我的故土所在,遗憾的是,他们往往把我的老家南移到苏南一带,殊不知我故乡竟是与徐州接壤的连云港——难道数年的离期,自己固有的方言也不地道了?
  大学上的是师范,急教学之需,普通话训练是必不可少的。进学校的第一天起,整天操着一副“首都舌头”,没准自己的方言就是在那时搞丢的!丢了也便丢了,只是春节回家那几天,总能在父母面前重新招领回来。
  就这样,目前的自己,一张口就是“非连云港”、“非徐州”、“非首都”,也难怪那些新朋友总把我的故乡安排在苏州无锡常州附近。
  好在徐州在我的心底早已是“只把他乡作故乡”,偶然冒出的一两句伪装的徐州方言,倒也乐得自己不再思蜀。目前,除了那些“祖母时代”的徐州方言之外,与徐州朋友的交流几乎不再有什么大的障碍。
  而在五年前初涉上这片热土时,自己竟也为徐州方言小小的困惑了一下。印象中,那是一个寻常的周末下午,阳光恰如其分地照着,而我就在这样的午后,怀着晴朗的心情去快哉亭文化市场淘书。当时,自行车就像今天一样,是不能进入公园里的,所以我准备把车子停放在公园的大门外面。城市里不允许乱停乱放的规定我还是懂的,所以我在锁好车子后又冒昧地问了边上的一位老伯:“这里管吗?”
  “不管!”一口“祖母时代”的徐州方言。
  既然不管,那就意味着我的车子是停在绿灯范围内了。谁知道,待我抱着淘到的《北岛诗选》、《萨特传》等几册书从公园里出来时,自己的车子已经从原地失踪了。经过一翻找寻,好生才从不远处的一排自行车中将其淘出来——应该是管理人员干的好事!
  可是,刚才坐在大门口晒暖阳的老伯不是说过“不管”的吗?怎么还有人来管一管呢?事后,在身边那些徐州人无数声的“不管”中,自己才分晓出,原来这个词在徐州方言中,是“不行”的意思。
<< 最初的爱情 / 风来满袖PK韩寒:80后学术第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