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讨薪的民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拐过路口,我就看到他们了,是三个人,蹲在我所住的小区门口。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收废品的。自打半个月前在一个收废品的老伯手中低价买得张承志的《金牧场》等十几册书,我每次从外面回来拐过路口时,首先要看看那些收废品的在不在。
  结果,走近了,一看,眼前的这三个人并不眼熟,而且身后也没有收废品人惯用的三轮车。于是,我在走到小区门口时,便打算径直走了进去。谁知道,在身后适时响起了一声很方言的——“同志”,接着又是一声。先是声音不大,大抵是疑心我没大听真切吧,所以第二声叫得要响亮得多。
  其实,第一声我就听见了,只是没以为他们是在叫我。直到我在第二声“同志”中转过头来,我才确定他们是在叫我。因为周遭除了坐在传达室里的保安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我怔在原地,等待对方的再一次开口,这样好让我知道他们叫我的目的。
  眼前的三个人嗫嚅着,似乎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我只好折回身子,来到他们面前。“三位老伯有事吗?”
  “同志,请——请问这里是望景小区吗?”
  “是啊,你们找人?”从对方的举止判断,估计是来城里走亲戚的老乡吧?别看我现在站在他们面前衣着光鲜的,但是在五年前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也经常在大街小巷找不着北,所以我打算帮人帮到底,好在小区也不大,不行的话,我就把他们送到亲戚家的门上。
  可能是对方看我架着一副眼镜,貌似好人,所以对我表现得十二分信任的热情。“俺们三个就是来找人的!”其中一个边说边抖抖索索地从破旧的棉袄内兜里往外掏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溜地址。三人一边一个一边两个在我左右呈半弧形排开,靠左边的一个指着纸条上的文字说:“这个是俺们老板家的地址,快过年了不是,俺们三人是来找他要账的!”
  接着,三位老伯你一言我一句的对我诉苦,其中还不是夹杂着粗俗的脏话,看样子他们对自己的老板心底有着一股不平的愤恨。原来,年初,他们与邻村的十几名老乡一起在县城的建筑工地做工,工程早在秋天前就结束了,但是他们到现在一分钱没拿着。在结算工程的时候,他们十来个人曾经堵过老板一次,对方说自己的钱暂时也没到头,承诺半个月后一定兑现,要是不放心的话,就把我家的地址留给你们。他们一看家庭地址都留了,还怕跑了不成,于是就放了老板。
  我仔细看了看纸条上潦草的笔迹,留的并不是我们小区,而是望景豪庭。便对他们三人说,你们找错地方了,你们老板家住在望景豪庭,而这里是望景小区,这样吧,你们三位出了这条向北的路口,向东,再一直向北,看到一排很漂亮的小房子就是了。坐车可以坐11路或者19路,就跟卖票的说,到望景豪庭,一人一块钱。
  说完,三人便千恩万谢的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想要钱?简直是开玩笑!要是老板想给的话,早就结清了,又何必一拖半年。但我所能做的只是给他们一个小时的希望。如果是坐车去的话,那只有二十分钟的希望了,我希望,他们是走着去的。
                 
<< 路边的训诫(外三首) / 最初的爱情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