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谁能走过最遥远的风景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谁能走过最遥远的风景?

  时下,鸟儿正在黄金上死去,村庄逐渐开始成为农业社会的遗址。我们选择性地寄居在孤独的人群中。阳光下,我们的影子在脚下四面铺陈。生活中,到处都是准确答案。所以我们在选择前行的同时,也有可能是在选择倒退——失去方向的旅程,从来不会有主题。

  生活在具象丛生的物质世界里,肩膀给予双脚的压力越来越沉重。因而,我从未单纯地把《走过最遥远的风景》作为这本散文集的书名。换而言之,我更愿意把它当作是一种隐喻。

  走过最遥远的风景之后,我们现在又置身何处?要是说我们已经回到了故乡,或者说在回故乡的路上,答案并不能令我们自己满意。因为在日月风行的生活中哪里又可以定义为我们的故乡呢?

  在书页中,我几度与作者邂逅于澳门、香港、汉城,而后又匆匆擦肩。继而东临碣石,西出阳关,南巡广州,北视大连,在南方以南拜访王勃,在西北偏北鸟瞰壶口……

  我们一度自诩生活在信息化的年代,那么我们所真正掌握的信息又有多少呢?在安详的西柏坡,历史给了我们厚重;在寂寞的大洞山,地理给了我们安详。面对外界那些所谓的城市精彩,作者选择的是最原始的孤寂。

  作家是一种身份吗?不是!是一种职业吗?不是!那么作家是什么?作家是一种态度。

  综观目前的中国文坛,大体上处于一种繁而不荣的状态,文学作品的情绪化倾向越来越严重,作为作家应该承担的秩序与责任正在逐渐钝化。庆幸的是,在《走过最遥远的风景》一书中,我读到了万物复苏与欣欣向荣。

  文学的要义是呈现,而不是表达。文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最真实的生活还原。因而我们可以这样认为:真正的文学是放牧的,而不是豢养的。所以《走过最遥远的风景》一书的作者有了到远方去的原始冲动。

  一个视野为两里路的人,只能在两里路的范围之内寻找风景,这是视野的局限。在任何时代里,拥有开阔心境的人只是少数。所以目力千里的《走过最遥远的风景》,注定不会像商业炒作的图书那样,风行九州。

  谁能走过最遥远的风景?我想不应该是那些拥有很好脚力的人,而应该是拥有很好心力的人。             

                 

 

<< “国家级”与“诗人”是一组悖论 / 人间世(外一首)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manshow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